傲娇公主要休夫:第44章女人赏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美其名曰倒是为灾区捐钱,而一些原本想一毛不拔抱着只看戏的人,也受现场气氛的感染,不知不觉的认捐了,在又表演了一些寻常的歌舞后,瑾萱在最后又安排了一个狠的。

    在一首歌名为火的音乐声中,一个身材火辣、胸大屁股翘的女人围着舞台中央的一张椅子,做着各种搔首弄姿挑逗的动作,这是现代类似于钢管舞的一种舞。

    就在这些男人们看得热血沸腾时,那女人却忽然把身上的薄纱一脱,纤手一扬,薄纱飘飘扬扬的向观众席上飘去,引得男人们争相抢夺。

    还要不要脱?突然那女人轻启朱唇问底下的男人,魅惑的眼朝下面已几近疯狂的男人们瞄去,皓白的手拉着衣襟,作势就要脱下裹着浑圆的肚兜。

    脱脱脱这一下可谓是把气氛炒到了顶点。

    可是刚刚云娘说捐的钱还不够,是不是还有人没有捐呢?今天各位在进来的时候,都是签上自己大名的,捐没捐,我们云娘都知道的噢!要不,谁捐的钱多,我就脱给谁看?娇嗲到极点的声音,让男人酥麻到心尖上去了。

    我再捐两千两。

    我也捐五千两。

    我也捐,我也捐。

    不捐也没办法,云娘知道不就等于右丞相也知道?还要不要在官场上混了?除非以后想右丞相给自己穿小鞋。

    右丞相这边一个不落全搞定,活动圆满结束。

    而皇后这边在御花园和各家女眷赏了菊花后,就找了个由头,把话题带入灾情上,先洒了把同情的泪水,然后自己带头将历年的首饰捐了大半,甚至当场把头上的珠钗玉翠、脖子上戴的项链和手上的戒指、手镯全部通通交由贵嬷嬷登记上册。

    皇后声情并茂的描述着灾区百姓的苦难生活,完了还揩着眼角说,如果不给他们吃的,不帮他们建房子,说不定他们饿极了会再到京城,那时候,就不光是传染瘟疫了,指不定会狗急跳墙的杀人放火,到时候京城会更不得安宁的。

    这些女人们被皇后一会悲情的诉说感动,一会又被她的威胁吓住,赶忙也学她脱下头上身上全部的首饰。

    有的在取下来时苦着脸,今天接到皇后娘娘的帖子来赏花,她们戴的可是家中最好最漂亮的首饰,这一下全给捐了去。

    当有人还在肉疼时,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啜泣,是谁这么大胆,在皇后面前失态?大家都好奇的朝声音的来源寻去,却见是七皇子的母妃丽嫔在那抹泪。

    贵妃皱眉不悦呵斥道,丽嫔你这是在做什么?当着这么多的人失态,实在不像话。

    娘娘恕罪,是嫔妾失态了,但想到王美人娘家那样凄惨,嫔妾实在是忍不住。

    皇后听她如此说,便问她,王美人?她怎么啦?

    皇后似乎想不起王美人是谁,可见平常也不是得宠的,宫里得宠的嫔妃都会时时来给皇后请安,那些位分低又不得宠的,自然没资格在皇后面前晃。

    王美人的家就住在茗州,还好她家里只是被洪水冲走了房屋,家人都平安,于是一家人就到京城来找王美人,可年迈的父母却在半道上染了疫病,没看到王美人就遗憾的去了,就剩几个年幼的弟妹无依无靠的,后来等疫病过后,他们返乡,王美人将所剩无几的积蓄给他们,却也不够让他们修缮房屋,可怜的王美人整日的抹泪。

    丽嫔这才娓娓道出她刚刚流泪的原因。

    那你为什么不禀告本宫,本宫给她拿些。

    回娘娘,嫔妾知道时,他们已经返乡了,但嫔妾也让人给他们送了些银子去,谁知道,那里全是没钱没粮,房屋又被冲毁的人,他们又是几个孩子,自是敌不过人家,我派去的人都还没走,送的银子就都已经被抢走了。

    丽嫔说完又开始呜呜呜的哭。

    唉!可怜的人呐,天灾**谁愿意呢?嬷嬷,以后宫里的开支减半,大家都为百姓做些事,当为自己积德了。

    是,娘娘。贵嬷嬷应道。

    听说现在各地盗匪四起,哎不知又要多久才能安宁哟!皇后不无担心道。

    娘娘,嫔妾宫里还有些首饰,香儿,你回宫去将我的首饰字画的都拿来。

    好,丽嫔是个心善的,菩萨一定会保佑你多子多福的。

    瑾萱也适时的站出来对皇后道,母后,萱儿也想把全部嫁妆都捐了,反正那些都是身外物,留着也没多大用,如能让百姓从此过上安稳的日子,那儿臣也心安了。

    萱儿也是个懂事的,母后支持你,既然如此,母后也将当年陪嫁的那套头面捐出来。

    贵嬷嬷惊呼,娘娘不可,那是老夫人留给你的念想,你平常可是珍之重之的。

    嬷嬷不用多说,如今内忧外患,如果这个难关过不了,我们连安稳的日子都没有,留着这些东西有何用。刚刚或许还有些演戏的成分,但这话皇后却是出自肺腑。

    贵妃暗地呲的一声,这几人可真是会演戏,一出接一出的,目的就是要让人大出血,为了帮右丞相筹钱,她们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