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情醉红颜:第六百零五章 最终的目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见如梦眯眼往身后坐立的一干拓跋氏的族老们看去,轻笑道:只是呢,这狼王令虽然我阿伯去世的时候,亲手交给了我,可是呢,在我回到沧溟之后,为了保险起见,就将狼王令交给了拓跋氏的族老们保管,今天这样的喜庆日子,不知道各位族老们,能不能将狼王令拿出,允我用来祈求狼神祝福呢?

    费听卢远略微思索之后,开口就道:侄女你这话说的未免有些画蛇添足了,你阿伯帮助狼王一统沧溟,让无数百姓得以摆脱流离失所,过上幸福安稳的日子,实属天大的功德,那狼神必定会庇佑其子孙万代,永享福泽。

    如梦脸色一沉,幽幽就道:如果我阿伯真有大功德,那为何会英年早逝?如果狼神真会庇佑我们家,为何我阿囊也不得善终?

    费听卢远一时被怼得哑口无言,本来神这种东西就是你信就有,不信就没有的,如今如梦这么质问,费听卢远还真不好回答,总不能为了让如梦老老实实嫁给费听风弦,就把那尊用来统御万民的狼神推翻吧?

    看着费听卢远吃瘪的模样,其他各个部族的族长们虽然表面上平静如水,心底可却快要乐开花了。

    纷纷以为如梦这么说,是想着刁难这费听卢远,如果费听卢远今天不让狼神显灵的话,那可别指望着如梦能嫁给费听风弦。

    毕竟在沧溟百姓看来,狼神可是至高无上的,若得不到狼神的祝福,那就等于狼神不允许,如果是狼神不允许事,那即便是当初的拓跋隗雄在世,也不不能强行去做啊。

    而端蓉公主看着满脸阴沉的费听卢远与那几个满脸幸灾乐祸的族长,知道如梦此时虽然利用了这些部族族长表面联合,其实互相提防的心里,一时让此时当了出头鸟的费听卢远有些下不了台,可若是真把费听卢远逼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逼着如梦嫁给费听风弦的话,其他那些部族虽然可能不会出手帮助费听氏。

    可如梦若为了要与费听氏周旋,而借助了拓跋氏的力量,那必定会引得那些此时幸灾乐祸的部族出手,最后还不是得不偿失?

    秀眉微微皱起的端蓉公主瞥了李言一眼,知道如梦此时的举动,必定是受意于李言的,见李言此时居然一脸坏笑的模样,一时有些气恼,暗自打了几个眼色,都没得到李言的会意之后,立刻低声对身后的紫鹰吩咐道:去问问他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紫鹰连忙点头应是之后,不漏痕迹的就向李言所在的席位挪去。

    可没等紫鹰走到李言附近呢,只见费听卢远忍无可忍,开口就道:胡闹!你这是在质疑狼神的威严?

    如梦连忙道:侄女自然不敢如此放肆。

    费听卢远冷声道:妄想请动至高无上存在的狼神来给你祝福,这不是放肆是什么?

    如梦轻笑道:侄女先前都说自己的要求自是微不足道而已,怎么会是想请动狼神出面为我祝福呢?长叔们实在是误会了。

    费听卢远面色一缓,幽幽道:那你想如何?

    我沧溟的狼王,是受狼神祝福的宠儿,统御沧溟众生,我自然不会奢望让狼神出面为出祝福,可只要能得到狼王的祝福,那也就相当于狼神给予我祝福了。

    各个部族的族长们纷纷脸色再次一边,纷纷冷眼瞥向端蓉公主身边的小桃,心底不由讪笑,若果还是想着把这个狼王推到台面之上吗?

    一时间见那么多不善的目光看向自己,小桃略微慌张的低下了小脑袋,好在端蓉公主在桌底下握住了小桃的手,低声宽慰道:没事的,有我在这,这些人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小桃微微一愣,声若细纹道:小小桃知道,有少爷在这,小桃不怕

    一时没有听清小桃说了什么的端蓉公主也不做追问,微微挺直了腰板,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油然而生,竟使得那些部族的族长们居然不敢继续往这边随意乱瞄。

    与此同时,紫鹰幽幽出现在李言身后,低声就道:娘娘让我过来询问你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

    李言摸着下巴坏笑道:着什么急啊,让你家娘娘看下去不就知道了么?

    紫鹰叹了口气,低声道:一向心如止水的娘娘,若不是实在是担心你因为乱来,会因此出什么事,她定然不会关心这些的。

    李言无奈笑了笑,知道啦,看着吧,不会有什么事的。

    只见如梦开口又道:当然,我知道就算我从大华把狼王带回来之后,各位长叔也对她的身份有一定的质疑,我自然也不会强求长叔们让你们还存有怀疑的狼王为我祝福。

    费听卢远实在是费解万分,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原本是想对狼王起誓,对今天取得最后胜利的勇士死心塌地,不离不弃的,可长叔们对狼王的身份还心存疑虑,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如梦扫视了这群同样满是不解的部族族长后,扬声道:我想当着百姓的面,对狼王令起誓,不知道各位长叔们答不答应呢?毕竟狼王可以有假的,但狼王令怎么都假不了吧?

    如梦绕来绕去之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之后,这些族长们还处于茫然的状态,一时有些匪夷所思。

    可此时稳操胜券的费听卢远,本就急着将一切拍板,见如梦最终的目的,没有半点没有刁难的意味,一时居然觉得如梦此时的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起来,不做多想,立刻就回应道:如果只是这样,那我们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侄女的阿伯名号摆在那,出嫁之前,自然是要通过狼神在人家的使者,向狼神禀告此等大事,狼王现在身份未能确定,确实是通过狼王令接受狼神祝福最为妥当,准了,准了。

    虽然这些部族的族长们一时有些搞不清如梦到底是什么打算,可那一直没机会开口的拓跋隗谭不一样啊,当如梦提出狼王令的那一刻,他只感觉心底一慌,有种踩到了什么陷阱之中的感觉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