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战神:第一百七十七章 黑魔的真正面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几位长老不是一直在等炎无惑回来吗?玉润面无表情地道,炎无惑是他们心目中的魔王。但,现在他们的魔王是疏同。

    魔君难道不曾奇怪过,为什么几位长老明明看不上疏同小魔王,却偏偏还要拥他为魔王?玉润继续道。

    混元魔君眸光微微闪了闪,似乎有些许松动。

    那一定是玉润一直冰寒地眸子倏忽冒出了些许火焰,她斩钉截铁道,炎无惑和疏同小魔王的关系!

    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魔君必定心知肚明。玉润的眼睛闪闪发光,似是终于被点燃,他们的关系到底是怎样,魔君不说,折光便不再问;炎无惑的存在到底意味着什么,魔君不说,折光也不问。但其中的关联,想必魔君一清二楚。

    混元魔君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打些花梨木的桌案,一双如同火焰一般地眸子似乎真的燃烧了起来。

    他其实还真的不是全然地一清二楚。

    玉润怀疑的很有道理,疏同和炎无惑并非那么粗浅的关系。

    疏同的父亲和炎无惑曾有过血契这种言语,当然是当初大长老用来骗疏同的。疏同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炎无惑的孙子。

    对,血脉意义上的孙子。不是骂人干架时所说的那个孙子。

    当初炎无惑入黑魔,将所辖魔域的许多子民都拉下了水。

    当初第一次征讨、封印炎无惑的时候,那片魔域简直惨到了极点。

    又要被黑魔之力控制,又要被前来封印炎无惑的魔界重兵追杀。

    血液流了几天几夜,尸山血海,真正的残酷。

    炎无惑被封印,那片魔域的人少了大半。同炎无惑一同入黑魔的人,非死即伤,全然没有活路。

    那场浩劫结束了以后,炎无惑居然有个懦弱的小儿子,硬生生地在一片鄙视中坚守阵地,居然没有追随父亲倒向黑魔,故而在那场劫难中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那个懦弱的小儿子此后便战战兢兢、平平淡淡地过了下去。

    直到炎无惑上一次破封印而出,他终于被波及,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怎样,他身体是越来越弱。

    后来炎无惑再次被封印,他没活太久,留下一遗腹子,被当时的魔王当做儿子来抚养了。

    炎无惑什么时候才能动?

    这句话如同一把尖刀,直直地插入到了混元魔君的心头。

    他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手中仍把玩着花梨木的杯子,面上仍是一派淡然,心中却是有些烦闷。

    他又何尝不想动炎无惑?

    炎无惑是黑魔那边的人,即便被封印了,也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安生下去,而是在伺机而动,随时都有可能跑出来闹一波大的。

    封印炎无惑的高戥山,混元魔君早就派了重兵把守,以防万一。

    但大家都清楚,重兵把守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如果炎无惑真的再次破了封印出来,再多的魔兵怕也是阻拦不了。

    炎无惑便如同一座活火山,虽然现在被压在地下毫无生气的样子,但谁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在酝酿着什么,说不定哪天他就又剧烈地爆发了。

    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混元魔君他偏偏不能轻易动得。

    黑魔是魔界的阴暗面,却又不完全是对立面。魔族子民本就好战、崇尚强者,黑魔之力更是暴戾无比,杀伤力非同寻常。但黑魔之力可腐蚀人心,除却天赋异禀或有天生黑魔血脉,并非人人都可承担起倒向黑魔之力的下场。

    很早之前,魔界曾因黑魔之力陷入过一场巨大的浩劫。万千魔族子民因为向往强大的力量,毫不犹豫地倒向黑魔,结果魔界大半沦陷为黑魔傀儡,浑浑噩噩,犹如人界传说中可怖的地狱。

    那次的浩劫,不仅仅是魔界的浩劫,且累及其余五界。黑魔之力空前强大,自然不肯安然度日,试图掀起六界争战,趁机成为六界之主。

    但最终还是没有得手。

    六界从未有过一个共主,在六界划分成熟的情况下,更是艰难。

    天、佛、妖、鬼四界联手,最终逼得黑魔缩回老巢,差点儿一举歼灭。

    也就是那个时候,魔界才发现,黑魔必须要有留存。若是黑魔之力完全消失,那魔界就会被一种非常懒散消极的情绪所覆盖,没有战力,没有活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