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空间回六零:第256章 为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至走上前,道,同志,你好,请问您是管教科的闫主任吗?

    闫胜利看着面前陌生的女人,抬头问道:你是?

    夏至忙道:您好,我是农场刚来的老师夏至。

    闫胜利笑了笑,问道:不知道夏至同志来我们这里是?

    夏至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闫主任,我丈夫一家是劳改农场里的犯人,我想申请在中午时见我丈夫一面。

    闫胜利皱了皱眉道: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夏至道:我丈夫叫顾北城。

    闫胜利皱眉严肃道:此时正是春播的关键时候,犯人们都正在抓紧时间进行春播,恐怕没时间见你。

    夏至就知道,想要见到顾北城没那么容易,脸上依然笑着,把布袋子放到桌上慢慢打开,对闫胜利的道:闫主任我看我丈夫也只是给他送点衣服,还有吃的,并不会耽搁很长时间,希望您能够答应。

    闫胜利却没有丝毫要通融的意思,板起脸道:夏至同志我希望你能弄明白,你来这农场是为了什么?你是来当老师的,不是给那些犯人改善生活的。

    夏至深吸口气道:严主任的话我自然明白,可是我给我丈夫送一些吃食和衣物,也并没有违反规定吧,为什么就不能见面?

    闫胜利摆手不耐道:我说你这个女同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就冥顽不明呢

    闫胜利正要长篇大论的数落夏至,却不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个面容刚毅的中年男人。

    本来还在数落夏至的闫胜利看到这中年男人,立刻笑着站起身道:场长,您怎么来了?

    相比之前对夏至的冷漠,闫胜利此时满脸堆笑的看着场长崔志远。

    崔志远呵呵笑道:闫科长不必客气,快坐吧,然后又把目光落在了夏至身上,问道:这位女同志是?

    闫胜利刚想开口要把夏至给打发走,不料夏至却率先开口道:您是这劳改农场的场长吗?

    崔志远笑着点头道:我就是场长崔志远,不知道这位女同志找我有事吗?

    夏至忙道:场长您好,我是劳改农场刚来的女老师,我丈夫一家是劳改农场的犯人,我想见见我丈夫给他送一些衣物和吃食,希望您能够批准。

    崔志远见夏至人长得漂亮,气质也好,就问道: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夏至道:我丈夫叫顾北城,我公公叫顾长青。

    崔志远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一惊,又仔细打量了夏至几眼,问道:你来这劳改农场当老师,是为了你丈夫一家?

    夏至自然不会傻傻的点头,一脸正气凛然道:当然不是,我来咱劳改农场,来到这最艰苦的地方,当然是想为开发北大荒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顺便照顾我丈夫一家。

    崔志远眉眼含笑,自然看得出来夏至没说实话,照顾丈夫一家才是夏至的主要目的。

    这还真是患难见真情啊!

    劳改农场应该没人知道,崔志远年轻的时候当过顾长青的警卫员。

    后来,崔志远在战场上受了伤,顾长青就让人把崔志远送到了后方。

    等崔志远伤好后,上了战场立了功,慢慢的职位就升了上来,后来顾长青退休,崔志远转业,被派到了这劳改农场当场长。

    崔志远在顾长青身边待过好几年,确信自己的老领导,绝对不是背叛国家的人,一定是被人给诬陷了。

    所以顾长青一家被送到劳改农场后,崔志远一方面为老领导惋惜,另一方面也在悄无声息的照顾顾家。

    听到夏至是顾家的儿媳妇,顾北城的妻子,崔志远对夏至就多了一份亲近感。

    夏至想要见顾北城,很明显:闫胜利这个管教科的科长没同意。

    崔志远就笑呵呵的对颜胜利道:闫科长啊,犯人家属来看犯人,这也没有违反上面的规定,该见就让他们见嘛,不就是送点衣服吃食吗?犯人们吃好了也能更卖力的干活,你说是不是?

    闫胜利之前还能摆摆架子,不过在崔志远面前,闫胜利却不敢摆什么架子,忙笑道:场长说的对,

    当即就从抽屉里拿出条子,给夏至开了条子,让夏至中午去看顾北城,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