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取天下:第194章 生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将军之志,本帅自然是明白的!若再行劝降,想必也是于事无补!本帅是在给你一个自绝的机会!

    萧望说着话,从帅案上拿起自己的佩剑,一把抽出战剑,将其狠狠钉在聂恒身前的地上,接着道:

    你我虽在战场上各为其主,但本帅敬重将军是位英雄!现在,你可持此剑自绝,以明你志!将军死后,本帅也定当厚葬!

    听到这话,聂恒颤抖着右手拔起了地上的战剑,而随着他的动作,帐中两侧的风军众将,也都开始下意识的将手按向刀柄,以防不测。

    聂恒手持战剑,看着萧望,认真的说道:谢了!

    作为一个败军之将,他不肯归降,却没有受到风军的凌辱和践踏,抑或折磨,而是让他自行了断。

    这对他来说,萧望已经给了足够的礼遇了,他又岂能不道谢呢。

    谢字出口,聂恒已是单臂持剑,横架在自己的脖颈处,接着犹豫也未犹豫,就狠狠抹了下去!

    鲜血飞溅,看着倒地的尸体,萧望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说道:将其厚葬!

    于此,已有两名章国上将军死于风军之手,而随着聂恒的阵亡,安泽全境,已彻底被风军打开,后面的章境,将变得一马平川,再无可阻挡风军之兵力

    他全盛状态下与赵川相斗,尚且显得吃力,现在刚断一臂,那就更不是赵川的对手了。

    后者只几个回合,就已将他逼得捉襟见肘。

    一声大喝,赵川一击不中,立即变砍为扫,双手一错,大刀横着拦腰扫向聂恒。后者躲闪不及,只能下意识的竖剑格挡,可此时他单臂之力,又哪能架得住赵川如此势大力沉的一击,挡是挡住了刀锋,但其却被强大的震力,硬生生逼着横移了数步,狠狠撞击在城墙上。

    这一撞,将聂恒撞的是头昏眼花,浑身巨痛,还没等他从中回过神来,赵川已抢步上前,大刀一翻,狠狠拍击在他的手腕上。

    随着‘啪’的一声,聂恒手腕吃痛,手掌一松,战剑掉落于地,接着赵川的大刀刀锋已是一下子逼到了他的眼前,并出声说道:

    聂恒!你输了!

    他单手持刀,用刀锋将聂恒逼在墙边,后者见状,凄厉的叫道:赵川!本帅不服!

    是你自己要分心的!与我何干!?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赵川嗤笑着说道。

    聂恒沉默了,赵川说的没错,打斗之中,是他自己被城门处弄的分心的,输了就是输了,没有那么多理由。

    况且,这还是在战场上!

    见他沉默,赵川立即开始向周围高声大喊道:

    尔等章军听着!你们的主帅已被我所擒!尔等还不快快放下武器!?

    这声大喊,让周围还在与风军战斗的章军军心大乱,人们不由连连后退,纷纷将目光看向了这边。

    哎呀!见他开始拿自己要挟章军,聂恒怒叫一声,单臂一伸,一下子抓住面前的刀刃,手掌鲜血如注中,他大声怒道:赵川!你休想拿本帅的性命来要挟我军将士!本帅士可杀不可辱!

    说着话,他抓住刀刃的手臂猛的向回一收,企图自尽!

    他若自绝于此,所有的章军士卒,必定心生悲切,马上变成哀兵,所谓哀兵必胜,即便这些章军士卒不能完完全全击退风军,那随着主帅的死,他们也一定会奋起反抗!

    然而,赵川早就防着他这一招了,见状猛的将大刀往回一抽,刀刃从聂恒的手掌中硬生生抽了回来,拉出了一条深可及骨的大口子,这巨大的疼痛,也让聂恒忍不住惨叫出声。

    与此同时,赵川将手一指,震声说道:拿下!

    随着他的喝声,周围早已攻杀过来的风军士卒们纷纷上前,将聂恒按伏于地,生擒活捉。

    而随着城关被破,主帅被擒,章军士气再次为之一泄,也再无任何抵抗的能力,无数的风军士卒,开始从城门处杀入了城内

    夕阳西下,猛虎关的喊杀之声,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中军大帐中,聂恒被五花大绑的带到了这里。

    一进来,两边的侍卫就将其狠狠往前一推,并出声训斥道:跪下!

    现在,他还依旧穿着章国的主帅盔甲,浑身是干掉的血迹,披头散发,断臂处,业已被胡乱的包扎。

    聂恒被两名侍卫推的朝前一个踉跄,却是仍旧站在那里没有下跪的意思,风军侍卫见状,鼻子都差点气歪了,其中一人怒声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