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取天下:第58章 前来复命 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狱卒一下子就酒醒了一半,猛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并一把按住桌上的佩刀,同时一双眼睛警惕的扫视着四周的环境。

    怎么了?两名狱卒是面对面而坐的,因此另外那人并未发现什么异常,见同伴突然间变得如此紧张,他也下意识的跟着站起了身,放下酒碗出声问道。

    刚才好像有人进来了。先前那名狱卒凝声说道,可当他搜寻目标时,却什么都没发现,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

    这不太可能吧,这里可是县府大牢,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擅闯进来,难道还想劫狱不成?话虽是这么说,但另一名狱卒还是跟着转身仔细巡视了一番。

    可四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除了昏暗的火把光芒,再无其他一物,那狱卒扫视一番之后,心下也轻松了起来,不由打趣道:

    牢门一直紧锁,就算有人要劫狱,那他总得将锁打开吧,如此岂会不发出声响,依我看,你小子一定是喝多了!哪有什么

    可正在这时,两人的头顶上方,却忽然响起一阵轻微的衣袖破风之声。

    一名狱卒惊叫,可两人刚反应过来,还未来得及做出下一步动作,一条人影已由上而下,瞬间落至两人之间,接着以掌为刀,双臂齐出,分击他二人脖颈之处。

    两声闷响同时响起,别说抵挡了,那两名狱卒甚至连来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就眼前一黑,当场昏死了过去。

    直到两人昏倒于地,桌上的那两把佩刀仍然连位置都未曾挪动过一下,可见来人速度之快,使得狱卒连抓刀的机会都没有。

    瞬间击晕两名狱卒之后,那黑衣人连看都未看一眼,便直朝大牢深处走去。

    县府大牢,有牢房十余座,只是此时基本都是空的,只到走了几十步之后,黑衣人才在一间牢房门前停下。

    紧接着,他一抱拳,单膝跪在地上,朝着牢内深施一礼,恭敬说道:属下武越,参加大人。

    牢内,陆辰席地而坐,正在闭目养神,听闻话声,他睁开双眼看向黑衣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色。

    因为,如果不是黑衣人开口说话,他都还不知道眼前已经站了个人呢,而且他能进到这里,必是已经搞定了看守的狱卒,这本没什么,可陆辰惊讶的却是他竟然能如此的悄无声息,可见其不仅武艺高超,而且身法也极为诡异,竟能做到脚步无声。

    难怪赵川曾说,武越曾奋而出走,习艺数年而归,在整个平阳郡内,都难逢敌手,看来确实不假。陆辰心里暗暗点了点头,接着站起身说道:不必多礼,先起来说正事吧。

    是。黑衣人应了一声,依言起身说到:按照大人的吩咐,事情已经办好了,只是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然后又低下头接着说:只是属下还是回来的有些晚了,竟害得大人含冤入狱,实在该死!属下这就带大人离开此处

    不必着急!黑衣人刚准备抽刀砍开牢门锁链,陆辰却开口将其制止。他手上的动作一顿,不禁下意识的问道:大人

    哎?陆辰摆了摆手打断他的疑问,淡然笑道:此事我自有安排,现在出不出去,都没什么大碍,而且你也不必自责,你能这么快回来,就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

    说着,他微微一顿,指了指周围地上的枯草,继而打趣道:再说这里的环境也并不是让人无法接受嘛,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哈哈。

    陆辰现在虽然身处牢狱,但却并未像囚犯那样手脚被施以锁链。

    此时,他还是进来之前的那一身锦衣,以木簪束发,英俊的脸上并没有显出半点疲惫和憔悴之色,反而神采奕奕,眼神更是晶亮晶亮的,仿佛他此刻不是被关进了牢狱,而是升了官似得。

    他相貌堂堂,若是在前世,以那时候都市中的打扮,顶多算得上是个有点儿耐看的骚年,不过现在到了这个世界,反而使他看上去更为英俊潇洒。

    因为这里的服饰风格,近乎于中国汉朝时期,不仅头发挽起来加之以冠,而且陆辰现在身上穿着的锦衣,以缎为衣,以锦为里,质地优良,做工精细,穿在他的身上极有气质,加之他腰间悬挂的玉坠,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翩翩公子哥。

    然而,陆辰越是不急,武越就越是愧疚,他急声说道:都怪属下,若是属下再快半日,大人就不会受此委屈了!大人乃堂堂县守,岂能

    好了好了。陆辰又岂会看不出来他的自责,打断他道:从边城到风都,路途何止千里啊武越,你实话告诉我,跑死了几匹战马?

    在古时,人们最快的代步工具就是战马,以边城到风国都城的距离,如果是一般信使的话,中途不知要在多少驿站或停留吃饭,或歇息睡觉,往来非一二十天不可。

    而武越却在短短数日之内,往返两地,可见其是在疯狂的赶路,简直比六百里加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快马加鞭,人或许可以顶住,但战马哪扛得住那么久的玩命奔驰,不用想陆辰也能猜到这一点。

    果然,他的话问完之后,武越如实回到:回大人,共累倒三匹战马。

    辛苦了!陆辰语气认真的说道,将手探出牢房外,重重拍了拍武越的肩膀。

    陆辰这种亲密的动作,在当时的上下级之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因此也将武越吓了一跳,后者连忙垂首说道:属下不敢。。

    见他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陆辰当即一愣,随后又明白过来,哭笑不得的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武越却像是恍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急忙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卷帛书,小心翼翼的递交给陆辰,道:大人,这是大王给大人的回书,请大人过目。

    深夜,县府大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