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取天下:第8章 针锋相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啊!?赵川闻言,吓了一跳!他虽然不怕事情闹大,但也正因为好不容盼来一位好县守,所以他才会为陆辰担忧,毕竟,刘丰再怎么样也还是一郡之地的最高行政长官,堂堂的朝廷正三品大员,可以说是封疆大吏,整个平阳郡都是他说了算。而陆辰只不过是一个七品地方县守,虽然兼任武关守将身份比较特殊,但不管怎样,刘丰都是他的顶头上司。

    这大人赵川吞了口唾液,他不得不担心,事后如果刘丰硬是拿着此时做文章,那今天己方就算是拿到了应得的军备,恐怕过后陆辰也会死的很惨!他现在可是深切盼望着陆辰能带领己方三万边城守军大破蛮兵,哪愿意看到陆辰被害死!

    撞门!你如果害怕刘丰事后报复,尽可离去!陆辰狠狠瞪了赵川一眼,再度喝到。

    听到这话,赵川不敢再犹豫,深吸了口气之后,提腿一脚,狠狠踹在房门上。

    赵川魁梧力大,又在边城与蛮兵作战近十年,其人勇猛无比,郡首府的大门那么浑厚,都被他三两脚给踹开了,就更别提卧室这小门了。

    只听‘哐当’一声巨响,房门应声而裂,紧跟着也传来一声惊恐的女子尖叫。

    此时的刘丰,也早已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等陆辰一众进入房间的时候,他正在慌乱的系着衣带。

    稍微瞥了眼缩在床角处瑟瑟发抖的女子,陆辰将目光定格在衣衫不整的刘丰身上,轻笑道:刘大人好忙啊!看来,下官来的不是时候!

    你你谁让你们进来的!?刘丰的整张肥脸都变成了猪肝色,他边慌乱的穿着衣裤,边怒声说道:陆县守!你你竟敢带兵擅闯郡首府!!

    下官有紧急军务要与刘大人商议,不得已,只能深夜造访,还望刘大人海涵!陆辰轻飘飘的说道。

    好哇!此事本官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刘大人穿件衣服如此之难吗?

    陆辰就像是听不懂他的威胁一样,岔开话题哼笑道:

    难道还要我等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

    你!你们简直岂有此理!!

    我看岂有此理的是刘大人!

    本来,赵川一部六千士卒,是有六名千夫长的,不过其中有两名已经在营救陆辰的作战中牺牲了,此刻,在那四名千夫长的调配下,两千边军士卒更是没有一丝犹豫的,人们纷纷回答的响亮,随后两千人马被一分为四,由四个方向将郡首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陆辰带领赵川和百余名边军士卒,径直闯入中院,再往里走,就该是卧房了,这时候陆辰停了下来,打开嗓门冲着后院大声喊道:下官边城县守陆辰,特来拜见郡首大人!

    此时,郡首刘丰正在搂着一名容貌娇美的年轻女子呼呼大睡,前院的吵闹之声,根本就没有传到这里,这也不得不说明这座郡首府的面积之大。

    正当他在睡梦中吧唧着嘴巴的时候,卧室的房门被人从外大力的拍打起来,与此同时,也传来府内管家焦急的叫声:大人!大人?不好啦!边城县守陆辰率领两千边军士卒,深夜入城,现已将郡首府团团围住,大人快醒醒!

    管家说了什么,睡得迷糊的刘丰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不过房门传来的大力敲打声,却是将房内的两人给惊醒。

    怎么了女子醒来率先开口,不过话是对着刘丰说的,刚睡醒的声音也满是魅惑,低微的如同一只小猫,尤其是现在已近夏季,天气炎热,女子身上,只穿着薄纱一般的睡衣,衣下的肌肤和胸前的饱满几乎暴露无疑。

    刘丰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目,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这个情况,他的双眼立刻就爬上了一层火热,脸上堆起恶心的贱笑,一只肥手也不由自主的攀上一侧高峰,笑眯眯道:哦没事没事,怎么将美人儿吵醒了,那帮下人,真不懂事!

    说着话,他手上的动作没停,不过脑袋却转向了房门处,不满的训斥道:去去去!吵什么吵!天大的事也没有本官睡觉重要!

    哎呀!管家闻言,急的差点直接将房门砸开,冲进去扇刘丰两个耳光将他打醒。可他终究只是个下人,就算再急,在没有刘丰的同意下,他也不敢硬闯前者的卧房。

    就在他正急的抓耳挠腮,准备再出声催促刘丰的时候,陆辰一行人已经奔到了后院。

    当头的一位,身材虽然不是很高大魁梧,但却修长均匀,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模样,身穿县守官服,以丝带束发,脸膛白净,剑眉星目,神色淡定自若,虽在步行,但却一手持着马鞭。

    跟在他身后的一位,约莫三十上下,身穿将盔将甲,头顶红缨,背后披着将官才有的黑色披风,腰挎佩刀,高大魁梧,国字脸,络腮胡,满脸横肉。正是赵川。

    见到杀气腾腾的赵川等边军士卒,老管家吓得惊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房门口,哆哆嗦嗦的指着陆辰道:陆陆大人,这里这里是郡首大人的卧房,你你想干什么?

    陆辰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脚步不停,直接走到房门口,见老管家还跌坐于前挡住自己的去路,陆辰朝着赵川扬了扬头,示意他将其拉开。

    后者会意,不由分说,上前一把揪住老管家的脖领子,也没见他怎么用力,信手一挥,就将老管家抛出去好远,摔在地上哀嚎不已。

    等做完这些,赵川又回到陆辰身后站定,询问道:大人现在末将前去叫门还是?

    他这么说,显然是有提醒陆辰的意思,虽说己方已经带兵围堵了郡首府,有了作乱的嫌疑,但多少还有缓和的余地,但此时若是不经禀报,深夜强行闯入郡首的卧房,那事情可就无论如何也没法儿善了。

    不过陆辰却是有听懂却没当回事儿,或者说他心里早有了打算。冷笑了一声之后,陆辰伸手指了指房门,言简意赅道:叫什么门!直接踹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