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锢空间:非真实医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摸黑下了床,然后打开台灯,放好坐椅,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轻手轻脚地来到走廊,享受着那快意的新风,头脑渐渐清醒了许多。

    这时的男生宿舍完全没有白天的嘈杂,除了三两句简单的对话,就是沉睡的歌谣,少数没有灭灯的寝室也是静悄悄,好像谁都怕破坏这份宁静似的,非常默契。

    睡意消散,余央回到寝室,打开电脑,在搜索栏输入鸡鸣泄,然后进入词条开始阅读起来

    在游戏里的这些日子,余央搞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某些经验和那些没有超越当前历史背景的事物,都是可以直接运用在游戏中的。

    按照上的方案,余央很快便背熟了四神丸和大秦艽汤等药方,为了防止游戏中找不到相应的药物,余央还针对性的查看了每一个药物的图谱,准备就地取材。

    医学是一门经验科学,需要积累和创新,而不是通过搜索软件就能替代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也许患者真的悲哀至极,要是毫无医学经验的人通过络搜索就能自己诊病、治病,那么某些发达国家就不会用十年甚至更长的周期去培养一名合格的医生了。

    得亏他这只是为游戏中的人看病,大不了游戏重来,而要是在现实生活中完全依靠络搜索里的基础和滞后的医学知识,病人早就在他查找资料的时候等断气了。更要命的是,这些滞后的医学知识还有可能导向错误的治疗结果而不被察觉,从而造成严重的医疗后果。

    大约半个时以后,一切准备就绪,余央准备再次返回游戏,拿起手机他并没有立刻合上卡片,而是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怎么啦,你子终于想起你爷爷啦,这都几点了,还要不要你爷爷休息了?,一个精神的老头在电话一头抱怨到。

    没错,这人真是余央的爷爷——余济民。

    余央听那老头这样说话,立刻厚着脸皮到:嘿嘿,我亲爱的爷爷,孙儿这是真的想你了,这不,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来着。

    余济民也没有继续顺着他的话往下接,转过话锋,说到:说吧,这回又闯什么祸了?

    重到大,这余央每次闯祸都是这样一副皮性,余济民简直想都不用多想,就能猜中个**不离十。

    这回还真不是闯祸了,嘿嘿。,余央继续没脸没皮地说到。

    哦~,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那你说说什么事吧,居然还要你爷爷帮忙。,余济民大气地说。

    嗯,嗯,那我说了啊。是这样的,我最近遇到两个病人,一个是脾肾阳虚引起的鸡鸣泄,一个是风热痹症导致的下肢行动困难,我已经上查找到了方剂和药物,你给我看看用得用不得。

    余央将二人的症状、病情一一给余济民讲了一遍,然后又把他准备用的药方告诉了余济民。

    余济民听后用严厉的语气说到:这二人虽然症状和药方能对上,但是中医讲究临症加减,因人施药,这样不加区别的治病方式,对病人及其不负责任,你现在还没有系统的医学知识体系,特别是在诊断和遣方用药方面更是门都没入,竟敢胡乱给人看病用药,这要是出了问题谁负责,人命关天,你还没有考取医师资格,这也是非法行医。你快给我住手,不得鲁莽!

    余济民这话说得很重,但是句句在理,虽然余央懂些医疗知识,但是他离一名合格的新手医生还有一段距离,更别说经验丰富了,如果真给人如此看病,很有可能是无知无畏,极有可能害人性命。

    都说医生和杀手只有一步的距离,从这个角度讲,很有道理。

    想当初,余济民在他父亲手底下足足开出了一千张得到认可的方子,才能够出师单独给患者看病,行医五十余年,他一直坚持亲自诊查患者,从来不接受‘路边会诊’和家属代药,用药量少而精准,从来不下‘大包围’,每次诊病必是四诊合参,十分严谨,不差分毫,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名盛一方。

    一个好医生,贵在五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贵在对生命的高度重视和严谨,大医精诚,正是对当今浮躁医疗界的一剂安神剂。

    听到余济民的规劝,余央解释到:爷爷,你别急,我这也不是真给身边的人看病,我也是接触到这两个病,所以特别加强了对相关知识的学习。

    其实余央也给余济民解释不清楚自己所遇到的情况,估计余济民也很难理解了,这完全就是一种游戏模拟场景下的医学实验,说白了实验体就是数据虚拟化的个体,也就是说余央是在给虚拟人看病,不是在做人体实验,所以没有伦理道德方面的问题。

    那就好,你得听话,一个人在外可不能胡来。,余济民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其他话题,余央才关掉了通话,一晃眼,已经是晚上11点。

    余央翻身上床,拿出卡片,心中反复祈祷,希望自己能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否则这些努力就等于白费了。

    很快,余央便沉沉地睡去,那座巨大的石门再次出现在余央面前,跨过这道门,便能通往另一个全新的世界。

    余央豪不犹豫地推开了这座石门,物转位移,余央再次出现在张家村。

    高人,请问可以治疗了吗?,村长闭着眼问到。

    可以,这就为你治疗,我得点几个穴位,然后再去备药,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余央说到。

    说完,余央便开始用手指点按足三里、膝眼、血海、梁丘、风市等穴位,然后果断使用他家祖传的正骨手法,为村长调节下肢各关节的位子,整得村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

    听到喊叫,村民差点就要破门而入,但是很快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正当村民议论纷纷的时候,屋子的门突然打开了,余央扶着村长走了出来。

    过来两个人,扶住村长,我有话要说。,余央喊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