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动十天:第三十九章:狰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曹舵主嘴角露出了一丝诡笑,他对快步走向自己的九歌说道:终于送上门来了。顶点小说x23uom话罢,他便从腰上取下一根血红色的鞭子,鞭上还带有很多倒刺,他挥鞭击向九歌。

    九歌挥剑划向血鞭却被血鞭缠住剑身,他暗叫不好,随后便连人带剑被扯向空中,曹舵主用力挥鞭,九歌被重重的摔在地上,曹舵主收着血鞭,将九歌一步步的拖向自己。

    嫣然与道生正准备上前帮助九歌时,众多血杀成员悄无声息的将二人围住,二人环顾着四周,嫣然焦急的看着被曹舵主拖行的九歌,此时一众血杀成员围攻向二人,二人出招迎击。

    九歌握紧被血鞭缠绕的干将,他知道自己决不能放手,血杀的目的是这把剑,他一手紧握住干将,一手聚着玄冰灵焰伏在地面,玄冰锥!随着冰火异瞳的出现,一股寒冷的气息迎面而来,随即数根冰锥破地而出,曹舵主后跃躲闪,血鞭被冰锥击中,缠绕住干将的血鞭被击飞,曹舵主收回被击在空中的血鞭,九歌则站起身来。

    九歌将玄冰灵焰附在干将上,冥压!他纵身劈向曹舵主,曹舵主用血鞭招架着,血红色的灵气遍布他的全身,血红色的鞭子被血红的灵气包裹着,血红的渗人。

    九歌感到那血鞭如同铁壁一般,自己根本使不上力,僵持之时,曹舵主一掌击向九歌腹部,九歌被击飞在地,落地之时,曹舵主便一挥血鞭缠绕在九歌身上,血鞭上的倒刺陷入了九歌身体里,疼痛感时九歌眉头紧皱。

    曹舵主阴笑着说道:以为杀了两个血杀的蝼蚁就有和血杀作对的资本了吗?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随后血红色的灵气沿着血鞭缠绕在九歌身上,将九歌托在半空之中。伴随着曹舵主的诡笑,缠绕在九歌身上的血鞭越发收紧。

    九歌感觉自身的骨头被血鞭不断的勒紧,那血鞭的倒刺仿佛陷入了骨髓之中,他咬紧了牙关,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面颊滑落。九歌回想起爹爹遇害的那天晚上,自己也是如同这般毫无还手之力,怒火从他心中燃起,他强忍着疼痛将三种灵焰从周身爆发出来,三种灵焰焚噬着血鞭,沿着血鞭蔓向曹舵主。

    曹舵主用血红色的灵气抵御着灵焰,却不料血鞭被灵焰烧断,震惊之余,九歌强忍着疼痛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血鞭扯下丢在一边,鲜血不断地从他被血鞭倒刺贯穿的伤口流出。

    曹舵主看着自己手里断裂的血鞭自言自语的说道:灵焰?!

    不等曹舵主多想,九歌已经再次拿着干将攻向他,干将附着玄冰灵焰,宛如一把燃烧着的冰剑,冥斩!,曹舵主见一道月牙形剑气击向自己,他便用血红色的灵气抵御着,曹舵主被冲击波震开数米,他收起了之前的诡笑,面色变得认真起来,他将血红色的灵气幻做一把把血剑,随着一声血剑出!,无数由血红色灵气幻化的血剑击向九歌。

    多么熟悉的招式!九歌将玄冰灵焰幻成一座冰墙抵挡在自己身前,一把把血剑击在冰墙上,冰墙逐渐出现了裂隙,九歌不断用玄冰灵焰修复着,血剑攻势迅猛,仿佛无止境一般不断的击打着冰墙,就当冰墙快碎裂之际,九歌吃力的将业火灵焰注入在玄冰灵焰幻成的冰墙上。

    当业火与玄冰交融之时,原本满是裂隙的冰墙被业火灵焰完全包裹住,一把把飞向冰火墙的血剑在即将没入冰火墙时就被两种灵焰焚噬。

    曹舵主看着自己被焚噬的血剑有些错愕,片刻,他便加强攻势,更多的血剑不断地飞向九歌。

    九歌继续用冰火墙抵御着,曹舵主一边释放着血剑,一边用另一只手唤出血雾一般的灵气袭向九歌,准备将九歌缠绕住。

    九歌看见血雾袭向自己,他一边用冰火墙抵御着血剑,一边将黑紫色的灵焰附着在干将上,他挥剑砍向袭击自身的血雾。随后他挥出月牙形黑紫色灵焰袭向曹舵主。

    曹舵主见状连忙收起袭向九歌的血雾,准备跃开时,他突然感到脚下出现了寒冷的气息,他暗叫不好!转瞬,数根冰锥破土而出,将其击中。

    被玄冰锥击中的半空中的曹舵主失去了平衡,此时九歌一跃而起,冥压!,曹舵主见九歌将黑紫色灵焰附着在拳上击向自己,他慌乱的将灵气也附在自己手上招架,此时他大叫一声不好!,他发现九歌手里根本没有剑,方才一瞬他并未反应过来,九歌这一记冥压只是虚招!插在一旁地上被业火与玄冰两种灵焰缠绕着的干将才是实招!可为时已晚,此时业火与玄冰两种灵焰沿路袭来,在曹舵主身下破土而出,他防范不及被两种灵焰击中。

    被击中的曹舵主因为玄冰与业火带来的灼烧般的疼痛感失去了抵御能力,被九歌附着黑紫色灵焰的拳头击中胸口,伴随着被宛若冥火般的黑紫色灵焰灼烧着胸口,他感到一股腥甜随着喉咙蔓向口中,随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曹舵主应声倒地。

    九歌将插在地上的干将拔出,他提着干将走向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呻吟的曹舵主,一双冰火异瞳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寒意。九歌来到曹舵主身边,曹舵主捂着胸口吃力的瞪着九歌说道:你教主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道生与嫣然也将众多血杀成员击溃,他们抽身来到九歌身边,二人也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嫣然见浑身是血的九歌很是担忧的问道:九哥哥!你没事吧!随后她从怀里取出一**丹药:九哥哥,快把这个止血丹服下。

    我没事。九歌接过止血丹服下,随后走到曹舵主身前厉声问道:你们如此残忍的剥下人皮打算干什么?!

    曹舵主见如此愤怒的九歌,他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看向宋知县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大美将至!

    还不老实道来!你与这狗官如何勾结迫害黎明!嫣然听着莫名其妙的话后,她将淡粉色灵气聚在手掌威胁着曹舵主。

    曹舵主见嫣然威胁自己更是发狂的笑着:哈哈哈你们以为自己只是在和血杀做对吗?随后他看了一眼一旁被九歌方才的举动吓得有些哆嗦的宋知县:你们是在和朝廷作对!

    朝廷?朝廷怎会与你等祸害同流合污!嫣然不屑的看了一眼宋知县:这等迫害百姓的狗官也配称作朝廷?

    丫头,你以为单凭这宋知县能搅得起这般风浪?愚蠢!曹舵主依旧诡笑着,那邪魅的笑容之中包含深意。

    九歌听后思索片刻对嫣然与道生说道:看来朝廷之中有至高权力幕后操纵着一切。可是这是为何?

    为何?哈哈哈哈哈

    此时宋知县不知何时跑到了离众人几十米远的高台之上,他手里拿着一支骨笛,曹舵主见状发狂地笑着:大美将至!哈哈哈!大美将至!随后曹舵主自绝周身筋脉死去。

    一阵刺耳的声音从宋知县吹响的骨笛之中发出,听着令人悚然的怪乐,三人感到一股十分强烈的压抑感向自己袭来,渐渐地地面开始颤抖,似乎有什么体型巨大的东西向三人走来。

    渐渐地,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形巨大的身影,它缓步向三人走来,每走一步地面就震颤一次,随着它越来越近,三人终于看清了它的面貌。

    它像一匹身形巨大的狼的尸骨,面部极其狰狞。当它在走进一些时,三人看清那怪物狰狞的面部是一张张完整的人皮!

    这是冥王!九歌看着距离自己不足十米的怪物震惊的对嫣然和道生说道: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术,将人皮附在冥王尸骨之上!让它重新活了过来!

    道生看着只有面部有人皮的冥王说道:阿弥陀佛,还好我等来得及时,这冥王未完全复活,他们只完成了头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