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林密语:爷爷!爷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在旁边等着,看着雷老五如何进行下一步操作,看到他走到石盘之前,用手在棋盘上左右拨动着什么,随着他的每一次拨动,地面上机轴转动的声音越来越响,最外围的那三个环也跟着转动起来。

他在干嘛?我小声在旁边问胖子,哪想到这老头耳朵这么好,声音已经很低了还是被他听了去。

    帮你们铺路。

老头冷冷的回了我一句,又专心忙自己的了。

    他一会儿看着头顶一会儿又盯着地面,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不过这屋里的光线经过他这么一捣鼓也开始忽明忽暗,地面中心的那块圆板也在这一来一回中露出了另外的一半。

    等一下!胖子揉了揉眼睛让正在忙碌的雷老五住手,后者颇为不悦,屡次被别人打断使得他对胖子也有了几分敌意,胖子没有理他,从包里拿出了望远镜对着下面看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确定冲我们回过头来,这下面有人,还不止一个!    我从胖子手中抢来望远镜,顺着他看的那个方向望了过去,还真被我找到了些东西,就在下边圆盘黑白交界的地方,从那里露出一尊古黑色的棺冢来,由于底下只是部分点亮,那棺冢也只露出了一半而已,在那棺盖的上方,半只脚掌从黑暗那边显露出来,就好像古僧打坐的形态。

那人裹着一身羊皮袄子安静的跪在前方,一种强烈不安的感觉在我的内心中涌出!爷爷?爷爷!。

    等我拉着胖子冲进门之后,就听到身后传来铁链擦地的声响,想必是那血尸顺着气息追了上来,不过过了一会儿那声音也逐渐缩小,到最后彻底听不到了。

    我低下头松了口气,脑子紧绷了这么久一放松整个身子就垮了下来,我跌坐在地上喘气,发现自己双腿从接触到水开始就一直颤抖个不停,也还好没在路上给我掉了链子,不然和那女护士一样吓趴在地上结局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胖子已经从我身旁爬起,这会儿把雷老五逼近墙角,用手揪住他的衣领,逼问着刚才那么做的原因,雷老五也不回话,就任由胖子提着自己的衣领左右甩动,不过他的嘴角总是向上微撇,让人看了总有一种被轻视的感觉。

    胖子实在忍不住满肚子的火,抡起拳头就要冲雷老五面门砸去,拳头停在半空中却被教授给拉了回来。

老头子你干嘛?没想到你也是一个白眼狼,别忘了老子之前可救过你!胖子看到自己动手被阻,气急之下连教授也骂了起来。

    就是因为你救过我我才出手拉你,要不然谁会管你的死活!教授把他举在空中的手给放下来,顺便给他指了指自己的腹部,胖子低下头看,发现那雷老五手里正捏着刚才那绳子上的那柄铁头,紧挨着自己的衣裳。

雷老五的手劲我们几个有目共睹,远远一抛就能让铁头扎进石块之中,要是被他这么近的距离下划拉一下,怕是拳头还没落下自己的肠子就先漏了出来。

    胖子吓得一头冷汗,提着雷老五衣领的手也软趴趴的滑了下来。

雷老五一声冷笑,把铁头收了回去整理自己的衣裳,还冷冰冰的对着胖子说道:算你刚才命大,你要是在对我一个老人家动手动脚的可真别怪我教你怎么做人了!    我赶忙跑过去把胖子扶起,既然他能先前把活人当做诱饵,那么想必也不会在乎我们几个的性命。

雷老五背着包一个人走了进去,教授安慰了胖子一会儿也跟了上去,我不敢落下他们太远,就急忙扶起胖子赶了上去。

    里面的墓道比起外面要小的多,两边的石壁也没有之前那样打磨的非常平整,摸上去有些参差不齐,像是着急赶出来的。

墓道里静的出奇,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就连周围人的心跳感觉都听的一清二楚,胖子这会儿已经回复过来,从我手里接过手电在前面带起了路,我跟在一群人的身后总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牵引一般,总是莫名的会走出神。

    就在我又走路出神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齿轮转动的声响,我以为自己又出现了幻觉,急忙拉住了前面的胖子,哪知道胖子也听到了这动静,这声音很熟悉,就像是老式钟表内部轮轴转响的声音,而且越走向前就声音就越响,也不知在我们前方会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

    我们顺着墓道一直往前走,发现前面居然亮起了光来,这里是地底常年封闭,天然光线自然到达不了这里,可是这墓又十分的诡异,在这里发生了什么都不觉得奇怪。

教授在前面挥手叫我们提高警惕,而最前方的雷老五突然在另一头叫了起来!这是哈哈哈!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    听到他像得了失心疯一般的大吼,我和胖子急忙赶了过去,那边已是墓道的尽头,白光就从那边射了进来,而雷老五此刻就站在墓道的头部,冲着里面呆呆的看着。

    这是胖子先我一步冲了进去,但到了门口立马停了下来,我把他往旁边一推,从两人中间给挤了进去,我抬起头望向那里,里面的景象让我不敢相信这一切的真假。

    只见墓道的尽头是一处比先前大殿还要宽广的圆形溶洞,洞顶被人仔细打磨嵌上了几颗硕大的夜明珠,各珠之间又有一些细小的碎圆古物镶嵌在内,猛地一看到像是漫天的星河古图。

而在墓室脚下,整块地板被划分为三个环形区域,每个区域内又被割分成长度不等的方形块板,板与板间向下凹进,把划分的石面从地表给凸了出来,而在环形区域的正中,一块凸起的白玉石板树立其中,他与环内的方块等高,但刻画的更为精致,不过因为光线的原因一部分被黑暗遮挡,看不清完整的轮廓。

离我们不远处有块石台,石台之上布画着几条横竖纹路,看起来就像一块下棋的石板,棋盘的方向正对着圆台的正中,之前所听到的齿轮声响,就是从这石块脚下所散出的。

    这这是哪?我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不相信以人力可以在地底做出这样巨大的工程来,这里的布局已经超乎想象,就算以当代的建筑工艺短时间内也无法完成。

胖子也被呆在那里,张大着嘴巴看着头顶一动不动,只有教授一人看起来还算冷静,在我们几人之中率先缓过神来走上前去查看。

    那雷老五察觉教授有所异动,抢先一步走到石台之前,我和胖子便觉得有点奇怪,从正式入门起这老头就变得格外的积极,先是主动请缨去开启之前的玉门,这会又急着向前生怕我们抢了他的宝贝。

    我走上前试探性的询问,没想到这老头难得看起来大方一次,对着我们几人介绍道,自古陵墓设计选址大多是以《葬经》为参考,而《葬经》所提到的大地山川之走势又是根据《易经》等书的方法进行,但这里的设计却更为久远,乃是以河图洛书所修建的。

河图洛书这名字听起来可能有些陌生,但伏羲八卦想必都应该听晓过,传说中八卦的形成来源于河图和洛书,是由三皇五帝之首的伏羲在天水卦台山所创,八卦代表着事物自身变化的阴阳系统,用一代表阳,代表阴,把这两种符号按照大自然的阴阳变换平行组合,形成八种不同的形式,也就是八卦。

这地板上凸起的各个石块,就是为了仿制八卦中的阴阳所建。

    至于头顶所嵌的发光明珠,据雷老五所述乃是配合地底八卦所刻的宇宙星图,头顶的大珠按北斗星的方位进行摆放,因为北斗七星在中国古代被赋予了极其重要的地位,而周边细小的碎石则是伴随主星的其他星宿,颇有众星拱月的气场。

    我抬起头来看向天花板,发现抛去周围的碎小星屑,那七颗主珠排列的形状确实像一柄汤勺,这和北斗星的分布也确实吻合,只不过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七星之中只有勺柄的开阳、摇光两星亮着,其余各星的光芒相比都比较黯淡,这也使得剩下的多半房间还处于黑暗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