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侠缘:第七章紧要关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柳美儿笑道:别担心,我没事,但要找个地方恢复功力,否则再遇上天鹰教的人可就必死无疑了。

    俩人踉踉跄跄往林深处走去。

柳美儿忽轻叫一声,反手捂住右肩,柳眉深锁。

倪士水关切道:怎么了,那里受伤了,告诉我也别让我担心。

    倪士水立即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快让我吸出来。

柳美儿望着他,含泪道:我以为公子不会为我吸毒,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甘愿但我不能让你吸,否则毒血可能会传到公子身上。

倪士水坚决地捉住她的手臂:不行,毒扩散后你会死的,你手让开,让我把它吸出来。

便去掰她的右手。

    柳美儿摇头道:不不能啊左肩又传来一阵剧痛,忍不住紧咬牙关,身子微微颤抖。

却让倪士水撕开了衣袖,肩头一热,倪士水的嘴已贴在伤口上。

    她心中激动万分,暗暗留下两行幸福的热泪。

不一会倪士水吸出的血已渐渐变成红色,她掏出一粒丹丸道:公子把它服下可除去残留的毒。

    绿影双婢寻到一处丛林,找个隐蔽的地方才坐下静心逼毒。

俩人全身**,盘膝相对而坐,微闭双目、四掌相抵,周身轻光漫绕,似笼着一层轻纱,全身香汗淋淋成道道水线流下。

俩人惯练双修功,运功逼毒疗伤也较常人快一倍;但倍增的内力周转会使全身大量出汗,内力暴涨非自身所能承受,必须把衣衫尽数除去以助内力周转而带来的奇热的消散。

    但也与其他功力修为一样,运功之时必须净守心神,不能有丝毫分神。

此时她们正是在紧要关头,发顶微微冒出白气,如同在密室一般对外界不闻任何干扰。

    所以她们不知道有三个人正向这边走来。

其中一人道:堂主,倪士水武功被废,右臂又断了,教主为何如此畏惧他,还让三大堂主都出来寻找,太题大做了。

    这称作堂主的一袭青衣,正是吕霸天手下另一位堂主段长青。

只听他叱道:四蛇,教主的深意你懂多少?倪士水这个人太不简单,似乎有天命在身,否则在本教三番两次都逃过性命,教主当然要另眼相看,对付这样的人,难道不应早日除掉为快吗?    四蛇长着一对蛇眼,排行老四,顾名四蛇,听段长青似有怒意,忙附和道:对对,属下愚蠢,没想到如此之深,堂主见谅;堂主的智慧属下佩服至致。

    段长青微微点头道:嗯,以后说话心一点,如果让外人听见传到教主耳中,你这条命可就难保了。

四蛇忙连胜道谢:谢谢堂主,谢谢堂主。

    忽听另一人惊道:不好,堂主,那边有外人,一定听见了。

段长青一听,‘哦’了一声,转头望去,不远处树丛后果然似有人在。

当即扬声道:何方神圣在此,请现身一见。

半晌无人应声,他再提高声音:何方神圣,请现身一见。

    那边静悄悄的不闻任何声音,也没有人出来,先前发现有异的那人是四蛇结拜兄弟三蛇,道:堂主,也许他武功低微,自知不是堂主对手,所以不敢出来。

段长青道:万事心为上,不可大意,三蛇,你过去先试探一下虚实。

    三蛇苦着脸道:堂主我段长青脸色一寒:怎么?我段长青手下没有怕死之徒,况且我会随后接应你的。

三蛇无奈,只得装作大义凛然:好,既然如此,为了兄弟们,我三蛇就斗他一斗。

说着拔刀在手一步步挪了过去。

    好不容易转过树丛,三蛇双手握刀高举过头顶,猛跳过去,喝道:何方鼠突然眼前一亮,双臂高举双眼圆睁惊呆在当地,他看到了正在逼毒疗伤的绿影双婢。

    段长青见三蛇转过去半会不见响动,但却能看见他高举的刀迟迟不动,不明所以,大声道:三蛇三蛇三蛇这才被惊醒,收刀跑出来,指着树丛里面激动得嘴唇都发抖:这里一堂主是    段长青一听,奇道:什么?那里还有个堂主?他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