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小民工:第186章 出水才知两脚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玉米杆湿着你拉嫌重,现在玉米杆干了,你又嫌扎的划的浑身是伤,我一个人装卸,待会帮我朝下推一下就可以了!

    王金宝瞬间心头一颤,心想妈妈虽然没进过学校门,但是妈妈的这几句,此时此刻在自己,内心深处胜过任何至理名言,更让自己受益匪浅,于是边拼命地拉着架子车,边假装没事人,压制着内心的强烈反应,心平气和的说

    哎呀!妈!你就将心放在肚子里!先不是要我已经长大成人,退一万步我又不是傻子,知道上这个学校,对自己将来意味着什么,当然也知道什么事情能干,什么事情干不成!

    赵秀娥瞪了一眼有些无奈的说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傻子,否则怎么可能成中考状元!但是你容易头脑发热,玩起来不顾命,三年高中已经将大学,玩的不见了踪影,现在就是给你再提个醒,何去何从你自己掂量去!

    王金宝再次被妈妈朴实无华,却又针针见血的话语,说的无地自容,随之硬着头皮笑着说

    哎呀!妈啊!知道了!你一天就少操点心,整天唠唠叨叨的不累啊!再说嫌弃学校管的严,偷偷跑回家,那放在战场上就是逃兵,那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因为做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即便死,那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赵秀娥气的翻了翻眼睛

    你一天到晚嘴里再有啥话说没有,大中午的张口闭口死啊!活啊的!真是将你服了!如果没话说了,省点力气好好拉架子车,让我这个瘦老婆子,少出点冤枉力!

    王金宝听到这里嘿嘿一笑

    妈,难道你没有听过,一个人一旦开始畏惧死亡,那才证明他真正的,长大成熟了!因此妈你就不要再瞎操心了!还有这点玉米杆,压根就不值提,你要不在先回家躺着,等你一觉睡起来,我这几亩玉米杆,我拉回去,在门口摞的整整齐齐的!

    赵秀娥噗嗤一笑

    啥我回家睡着去,先不要说我睡不着,即便我能睡着,起来恐怕地里的玉米杆,一根都没少,而床上多了一个,睡的口水流了一枕头的儿子!还有只有一个人,开始畏惧死亡,那才真正的成熟!我没有听错吧!我怎么记得一直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十八年后又是一条汉!看来军事化管理,对于你这种刺头,还是挺管用的!现在真有些后悔,当时怎么没有早点将你送进,你金泽哥那个军事化管理的学校!

    王金宝瞪了一眼,随之笑着说

    哎呀!好老妈!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还没早点将我送进,军事化管理的私立中学!你知道哪里面管的多严吗嘿嘿!不过,妈你不是常说,世上啥药都有卖的,那就没有卖后悔药的!

    赵秀娥长叹一口气

    哎!当时你金泽哥,转学去的时候,我都跟你爸商量过,本想将你也送到那个学校去!但是我们有嫌你太小,那个学校又那么远,关键你又那么小,害怕别的学生欺负你,因此就没送!如果当时当机立断,将你送到那个私立学校,将你跟身边的那些狐朋狗友分开,这会你恐怕在某一个军校里呆着!

    王金宝淡淡一笑

    妈,好了!难道你没听过,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唯有活在当下,才能活的更精彩!现在已经这样了,你也就不要再胡想了,难道你没听过,浪子回头金不换吗明年这会我就可以挣钱,补贴家用了!

    没一会在二人的,齐心协力下,用了不到刘可丽三分之一的时间,便将满满一架子车玉米杆,拉到家门口,王金宝刚刚将架子车,放下来便一屁股坐在旁边,湿漉漉的草地上,擦着额头的汗水,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极其郁闷的说

    哎呀!我的好老妈啊!我真将你们服了,昨天刚刚下过雨,地里烂的,没几步平底鞋就变成了高跟鞋,还有玉米杆上全是雨水,现在这么一架子车的玉米杆重量,比晒干后两架子车还要重!咱们就不能等今天晾一天,明天晒一天,后天再拉啊!真不知道你们一天到晚怎么想问题的!几根烂玉米杆,放在地里有丢不了,真不知道有啥好记得啊!

    赵秀娥瞪了一眼,边解用来固定玉米杆的绳子,边笑着说

    是啊!今天方圆几十里,在田地里拉玉米杆的人都没脑子,只有你一个明白人,你等后天玉米杆晒干了,装一架子车试试就知道了!别忘了出水才知两脚泥!

    王金宝极其不屑的哼了一声

    行了!妈,你赶紧过来歇会!我当然知道出水才知两脚泥!但是不要说明天即便到后天,玉米杆那也是玉米杆!

    赵秀娥瞪了一眼,没有吭声解开绳后抱了满满一大抱,放在以前的玉米杆垛上,王金宝瞅了一眼,立马起身长叹一口气,边摇头边抱起大大一抱子玉米杆朝,玉米杆垛走去!

    第二天王金宝刚开始装玉米杆的时候,因为玉米杆上有露水潮潮的,抱起来跟前一天没有多大区别,可是到了中午太阳出来,玉米杆抱起来刷啦啦的响,虽然比前一天和早上变轻许多,但是玉米叶划在脸上胳膊和手背上,却像一把把锋利的刀片,划出一道道白色的小伤口,没有血却火辣辣的痛。

    王金宝见妈妈像没事人一样,一抱子接着一抱子的朝架子车上装,于是咬着牙跟着一起装,可是装着装着,没一会便浑身湿透,更要命的是,汗水钻进伤口,比起伤口撒盐,真是有过之而不为!

    王金宝顺手擦了擦脸上汗水,没想到此刻的汗水,并没有起到降温缓解疼痛的作用,却像被原本没有受到汗水浸蚀伤口上,全部涂山高浓度的碘伏,真可谓钻心的痛,于是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玉米杆上

    妈,这哪里是在拉玉杆,扎的划的浑身不舒服,简直是在自虐!咱们这一架子车一拉不拉了,等晚上潮一下,明天早上再拉咋样

    赵秀娥瞅着玉米杆上,头上冒着热气,脸的像刚刚涂山红颜色的儿子笑着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