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小民工:第311章 打架就是在烧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耿步越瞪了一眼,心想不要再在这里狐假虎威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一个电话,便将事情摆平了,但是自己没必要,跟着个小肚鸡肠的人斤斤计较,于是有些纳闷的说

    哎呀!麻烦你不要再一百句废话里,冒出半句有用的行不?电话打完之后,到底怎么样了?杨灵宝到底将钱弄上了没?

    史文涛抿了抿嘴有些烦躁的说

    难道你耳朵被驴毛塞住了电话打完我们饭还没吃完,杨灵宝打电话说,康杜龙被送进医院了啊!完了!请问你还有啥不懂的地方吗?

    耿步越瞪了一眼,随之有些着急的说

    滚一边去!康杜龙的到底伤势如何?有没有生命危险啊!杨灵宝到底将钱交了没

    史文涛彻底无语,恨不得将耿步越的脑袋,用手掰开好好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是大粪,怎么能问出如此低级一点水准都没有的问题,但是这种危险的想法,只能自己一人偷偷的想想,随之长叹一口气,眼睛瞪得圆圆的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来为一个女人,被人三番五次的找上门拼命,杨灵宝已经很丢人了!现在还问有没有生命危险!难不成你再让他为了一个女人,再将命搭进去请问有你这么当同学的吗?退一万步说,即便杨灵宝脑袋被门夹了,可是刘宝旭该脑子好着吧!杨灵宝走投无路求到他,很明显是想躲过一劫,顺带教训一下,让对方知难而退,而不是让刘宝旭,让他的兄弟将自己送进监狱吧!还有我说你人在曹营心在汉,你还死活不承认,既然那么关心康杜龙,那么你现在赶紧坐车,去医院看看去啊!小心急出病,还要自己花钱买药!

    耿步越再次被怼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直接过去,随之有些气急败坏的说

    哎呀!行了!你想说就说,不想说我过去问宝旭去,多大点事!搞得全世界就你一个人聪明一样!

    史文涛瞪了一眼,眼神中充满杀气,冷冰冰的说

    差不多就行了!保证书虽然没有签,但是这件事情,如果从咱们宿舍里,某一个人嘴里说出去,一旦被我知道,即便我这个学不上,那么我也保证,让你好好领教一下,什么叫言而无信的代价!不为别的只因为,应人事小,但误人事大!还有你也不要瞎折腾了,不是给你说了,宝旭这会人还回来,请问你上哪里找去啊!

    耿步越瞅了一眼,一屁股坐在床上,极其言不由衷的说

    哎呀!康杜龙也好!康杜虫也罢!反正我又不认识他,没事干跑去看他干啥,难道你还真以为,收假的时候我将脑子放家里面没拿啊!至于保密的问题,请你将心放在肚子,虽然秘密有第三个人知道,那就不是秘密,而是公开的消息,但是只要你说是秘密,那不管啥时候都将是秘密,因为我已经将它烂在肚子里了!

    王金宝听到这里有些烦躁的说

    哎呀!我知道你守口如**,即便你将所有的秘密,全部带进棺材里,我们也无权干涉!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杨灵宝为何还没回来,学生会主席上去了没有!

    徐伟亮极其不解的问

    事情已经发生了,像人说的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戴维周上去能解决啥问题!

    史文涛见耿步越急了,随之抿了抿嘴,乐呵呵的拍了拍肩膀

    放心,戴维周上去了!先不要说用钱,能解决的事情,那都不叫事!只要有刘宝旭在医院,钱只是个数字!因此你就将心放在肚子吧!

    史文涛听到这里,有些难以置信的瞅着,眼前这个看似眼睛都会回话的人精,极其烦躁的说

    那依照你的意思,刘宝旭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动用自己的人脉,将事情摆平,让这小子免了皮肉之苦,然后再将医药费掏了!请问你说这话的时候,难道就没感到脸红吗?难道你就没感到良心不安请问这不叫,吃谁的饭,砸谁的碗,请问这叫干什么?请问你这干的叫人事吗?

    耿步越听到这里,有些慌里慌张的,语无伦次的说

    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没有让宝旭朋友掏医药费的意思啊!再说我请别人帮忙,怎么还能让别人,自掏腰包为自己的善举买单!这未免也太不厚道!世上哪有这种道理!我只是觉得好奇,怎么打架还要掏钱!那还打的什么架啊!钱多的烧的慌!

    史文涛还没张嘴,没想到一直保持沉默的张照春噗嗤一笑,随之阴阳怪气的说

    现在社会上,打架本来就是烧钱!你以为是小孩子,为了一块橡皮擦,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啊!舍长啊!舍长!看来这些年,你只是年龄在长啊!心智还停留在,美好的少年时代啊!

    耿步越愣了一下,心想奶奶的,真以为是哥哥我是挨骂专业户,谁碰见都想批孙子一样,过去过来的捎带两句,于是眼睛瞪得圆圆的,有些烦躁的跟张照春说

    怎么这会血满复活了!你小子怎么永远记吃不记打啊!请问我跟史文涛说话,你在这里瞎嚷嚷个啥!傻子都知道,现在打架就是打钱,弄不好还要偿命,用的着你在这里提醒!赶紧没事干了,哪凉快哪待着去!不要到处乱汪汪,因为即便你不张嘴,长的獐头鼠目的,明白人一看都知道,绝对不是个啥好玩意!嘴里更吐不出象牙!

    张照春瞪了一眼没有吭声因为他知道,这会如果跟跟耿步越理论,弄不好立马会成为,下一个攻击对象,于是选择了沉默,想看看史文涛这个独角戏,接下来怎么唱,耿步越则继续表情极其沉重的,瞅着史文涛担心的说

    听说重症监护室里,好像按小时收费,杨灵宝那得多少钱如果钱交交不上,人家会不会报案啊

    史文涛瞪了一眼烦躁的说

    你一天一个卖玩具枪的人,操的走私军火的心,请问即便一小时一万,哪有不要你掏钱,你操那么多闲心干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