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小民工:第0373章 床板不是蹦蹦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去你猴哥的!一天到晚的想啥好事着!居然想着哥哥我给你洗床单!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几只脑袋!今天我将你的床板整折,看你小子回来怎么睡!

    这时,躺在王金宝下铺的耿步越,实在是忍无可忍,气的嗖的一下站起来,眼睛瞪的圆圆的说

    你小子是不是有病!俗话说欺官不欺轿,欺人不不欺帽!这会那个半脑子不在,你没事干拿人家的床板,没事干抽哪门子风!再说即便你跟人家的床板有仇,可是我好像没有招惹你吧,你弄得我床上土渣子乱掉,尘土飞扬的算怎么回事啊!请问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真是将你这个神经病服了!

    王宝瞅着耿步越,满脸苦大仇深无奈的样子,本想说声对不起,但是再一想一个宿舍里的住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说声对不起,不仅不会得到谅解,弄不好还会引起公愤,被这帮家伙劈头盖脸的美美收拾一顿,如果那样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成了神经病了,随之眼珠子一转,狠狠在床上跺了两脚,一个箭步跨到徐伟亮床上,再一个漂亮的飞跃,累的气喘嘘嘘的,爬在床沿乐呵呵的笑着说

    对不起!舍长大人!首先我没有欺负你的意思,更没有欺负你的想法!面对这样的现实,对你我也深表同情,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要怪就怪你选择了,一个吃人饭不干人事都没有上铺!所以你就节哀顺变吧!别忘了,这一切都是命!

    耿步越气的边拍打着床单上的土,边极其烦躁的说

    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不是有意欺负我的,难道你站在他床上跳,不知道我在下面躺着!床板缝里尘土和木屑,难道不受万有引力,会朝上飞吗?还有你小子,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请问这个半脑子是我选的吗?他来的时候宿舍就剩这一张床板了,请问是我是发扬风格,将下铺让给他,还是让你这个哥,睡在谁脊背啊!

    王宝听到这里,慢慢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左三圈右三圈的扭了会,还嫌不过瘾,筋骨没有活动到位,边在床上踢腿边说

    呵呵呵!因为这就是命!难道你没有听过,改变我们所能改变的一切,接受我们所不能改变的一切吗?不过还好!三个月的岗前培训一结束,你的苦日子就到头了!因此你就再忍忍吧!

    话音刚落史文涛一把抓起枕头,狠狠地砸像王宝后背,恨得咬牙切齿的说

    哎呀!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真不要脸的!如果说舍长睡在那个半脑子下铺,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话!那么住在你的下铺,我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但是你小子没有半脑子命好,想睡在我上铺,一天到晚的让我吃土沫子,那么我就将你吃饭的家伙事,一次性给你整关机!请问你站在上面跳来跳去的,以为这是蹦蹦床吗?请问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

    耿步越听到这里,一把抓起扫把快速走了过来,坏坏的笑着说

    史文涛说的没错!请问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

    王宝刚开始还准备,跟史文涛在这里好好玩会,但是瞅着耿步越拎着扫把过来了,赶紧朝墙脚挪了挪,赶紧笑嘻嘻的说

    哎呀!二位哥哥!消消气深呼吸!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看你们站着也挺累的,咱们还是躺着说!你们觉得咋样啊!

    瞅着王宝极其滑稽的表情,宿舍里其他人都笑了,耿步越和史文涛相互瞅了一眼,极其无奈的笑了笑,紧接着便又是有说有笑的一顿狂谝!

    王金宝上完厕所,害怕回去有被这帮家伙,没事拿着消遣,于是将班上的所有男生宿舍转了遍,结果进去每个宿舍都一样,说话声音一个比一个大,仿佛楼道就没有学生会存在一般,看来大家真的是高压下生活的太久,面对突然起来的自由,正在换着方式,宣泄内心的不满和不平衡。

    王金宝走到学生会值班室的时候,故意瞅了一眼发现,房子里不光有灯光,而且还有说话的声音,随之眼珠一转,一把推开宿舍门,有些惊慌失措的说

    哎呀!大事不好了!学生会将咱们班站了一排!

    王金宝乘两人争执的空隙,嗖的一下起身,紧接着一个华丽转身,速速的下床,站在门口坏坏的笑着,异常得意的说

    咬吧!疯狂的咬吧!最好赶我上厕所回来,宿舍里狗毛满天飞!拜拜!

    话音刚落大家伙都笑了,王宝和徐伟亮二人,这时才发现,上了王金宝这家伙的离间计,气的呼哧呼哧的瞅着对方,仿佛再用急促的呼吸声,谩骂着对方说都怪你,王宝则更是夸张,气没地方撒一把抓起王金宝的枕头,狠狠朝他砸去说

    你小子不要高兴的太早!别忘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不相信你小子,今晚上会像幽灵一样,在厕所里呆正正一晚上!哥哥我就坐在这里等着!

    王金宝一把接住枕头,再次给飞过去,坏坏的笑着说

    你小子不要说,坐在我床上,即便我回来,你有进气没出气,也就那么大点事!别忘了!俗话不光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但是哥哥我不是出家人,俗话还说了,人挪活树挪死!希望我回来之前,你将我的床单,用你的狗舌头给我弄干净!拜拜!

    说完王金宝溜之大吉,王宝则抓起王金宝的枕头,气的在床上一顿乱摔,徐伟亮瞪了一眼,坏坏的笑着说

    行了,麻烦你省点力气!即便你将他枕头的荞麦皮,全部摔出来!请问有啥意思!再说你坐在这里不走,难道还真的想,用舌头给人家洗床单啊!不过我可提前给你说清楚,自从我见他中期考试完,将床单换上,可就没见这家伙换下开洗过!如果你不怕,晚上躺在自己被窝里膈应,或者浑身发痒,那你慢慢坐着,哥哥我就不陪你了!

    王宝气的一把将枕头,扔上面前的柜顶,狠狠的在床板上跳了几下,随之咬牙切齿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