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之百战轮回:第448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送死而来的四人,帝芒冷笑连连,尾巴一甩,与古前辈等人战在一起。

    虽说帝芒强行轰开轮回之门,但他毕竟吞噬了其他冥幻族人,此番出来之后,战力不减反增,此际完全是压着古前辈四人打,看那样子,古前辈四人根本就阻挡不了他一时三刻。

    而此时地上,墨麟躺在月泪儿怀中,没有去看天空激烈的战斗,只是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妻子,柔声道:泪儿,对不起。我没能杀死帝芒,没能保护好你。

    傻瓜,谁要你的对不起了。月泪儿娇嗔一声,手掌缓缓划过墨麟的脸庞,道:夫妻本是一体,有你在,我就不怕。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不许你丢下我自己,要不然,要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

    我也不想丢下你啊,不过,比起那个

    说到这,墨麟悍然出手,一掌击在月泪儿后颈处,强大的冲击力下,月泪儿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月泪儿倒下后,墨麟起身,握住月泪儿的手,继续道:比起那个,我更希望你恨我一辈子。泪儿,好好的活下去,照顾好宝儿,给她找个好婆家,虽然说我很想看到我们的女儿出嫁,不过,现在看来,我没有这个机会了。我不能留下帝芒这个祸害,要不然,人族就完了。

    说罢,墨麟微微附身,在月泪儿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起身,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现在,只有用那一招了。

    前辈,你们回来吧。让我来对付他。

    说着,墨麟盘膝坐在了地上,身形缓缓升起,最终停在了帝芒的正对面。

    踉跄落地的古前辈等四人皆是满脸惊诧的看着半空中的墨麟,都这个时候了,难不成墨麟还有什么可以扭转局面的底牌不成?

    斜撇了一眼垂垂老矣的墨麟,帝芒只感觉满心的痛快,他打破了轮回之门,从里面冲了出来,修为战力较之前更甚,而这个将自己关入门内的小畜生一条命已经去了十之**,这场战斗的结局,还是他赢了。

    来来来,给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轮回之门已经毁了,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将死之人,还能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没准给我看开心了,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也说不定。

    闻听此言,墨麟嘿嘿一笑,跟着伸出右手,凌空虚按,左手在胸前打了几个古怪的印结,喝道:以我之骨,塑轮回之门。

    九字落下,在墨麟的身后,那座巨大的门户再次浮现,不过再次出现的轮回之门不再是黑色,而是森森的白色,仿佛真的由一根根的白骨拼凑而成。

    看到这熟悉的大门,帝芒的脸色彻底变了,陡然一声长啸,疯了一般朝着墨麟攻杀而去,可在其冲至墨麟身前三丈之处的地方却再也无法前进,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屏障,不管帝芒如何疯狂的攻击都无济于事,就是不能靠近墨麟。

    不去理会已经疯狂的帝芒,墨麟手中印决再变,与此同时,墨麟再次断喝道:以我之血,铺轮回之路!

    此言一出,就见在轮回之门的前面,隐隐的出现了一条血色的道路,血色道路蜿蜒曲折,最终延伸到了帝芒的脚下,也正是在血色道路蔓延到帝芒脚下的一刻,帝芒疯狂攻击的身形戛然而止,仿佛被定住,一动不动。

    以我之魂,燃轮回之火!

    以我之意,开轮回之门!

    两句话落下,五色的轮回之光顿时照耀在天地之间,远远望去,竟是有着无尽的神魔在轮回之光中出现,这些神魔姿势各异,或坐或立,口诵真经,跟着,轮回之门隆隆打开,门内,彼岸花,黄泉路,森罗殿种种异像映现。

    端坐轮回门外,墨麟无悲无喜,看着宛若石化的帝芒,缓声道:轮回再开,帝芒,去无尽的轮回之中忏悔吧。

    说罢,轮回五色光猛然强烈起来,咻的一声,帝芒的身子被吸入门内,同时,轮回之门缓缓关闭,天地之间的神魔虚影逐渐淡去,诵经声也消失不见,天地之间,陡然宁静下来。

    这一幕,下方的古前辈四人早已看呆,半晌,古前辈一躬到地,道:以身铸轮回,涤荡天地,此举大义,受我一拜。

    闻听这话,苍云鹤三人这才明白过来,孤剑老祖亦是一躬到地,万佛之主双手合十,口诵佛经,墨麟的师尊苍云鹤仿佛失了魂般,嘴里面一遍遍的喊着徒儿的名字,两行浊泪顺着脸颊留下。

    端坐于半空之中,墨麟面容恬静,眷恋的看着依旧昏迷的月泪儿,轻声道:泪儿,永别了。你要好好的。

    话音刚落,墨麟的身子竟是开始逐渐消散,由脚开始,一点点化作粉末。

    片刻的功夫,墨麟已经只剩了脑袋还没有消散,就在此时,一丝明悟之色浮现在墨麟脸上。

    原来,这就是初心不改,方得始终。朝闻道,夕死可矣。

    最后一个字落下,墨麟的脑袋随之消散,只有那句话还在天地间回响。

    在这最后的时刻,墨麟终于领悟到了古前辈那八个字的含义,只可惜,这份领悟来的有些晚。

    墨麟消失之后,月泪儿双眼缓缓睁开,看着依旧矗立在天地间的轮回之门,嘴角噙着迷人的微笑。

    傻瓜,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丢下我自己去了。说着,月泪儿缓缓起身,不知何时已经将墨月握在手中,夫君,你一人去了,路上可曾孤独?等等我,我这就去找你,来生,我们还做夫妻。

    说罢,墨月已然停在了月泪儿脖子上,只要再前进一分,这位倾城佳人便要香消玉殒。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手掌不知从何处出现,轻轻的握住月泪儿持剑的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