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隐朝阳:傅氏的外甥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着老祖宗的面,傅氏有些尴尬,刚刚自己还大声呵斥聂云葳,没想到自己儿子还忘不了旧相好,成了亲还巴巴的往人家府上跑。

    这孩子,心里没轻没重的。说不定啊,他是去看望丞相的呢,丞相可是他的岳父啊。

    老祖宗看了傅氏一眼,喝了一口粥,开口道:

    自己生的孩子自己还不清楚吗?吃吧云葳。

    傅氏心里不由得怪罪聂云葳:

    还不是这个女人,守不住自己的丈夫。

    她又想到了昨日家里的回信,顿时心情好了起来。

    老祖宗,我弟弟昨日回了信来,说是元锦那丫头今年也是太子的选妃,入宫之前想在王府落个脚,估摸着过两天该到了。

    就是你那个外甥女吧?她好像跟云葳是同年生的呢,来吧,家里人多热闹。

    这边,段朝煜匆匆忙忙赶到丞相府,却没能见到聂昭蕴。

    俏梅专门出来传了话,说大小姐的意思,如今段朝煜是她妹婿,私下见面不合礼仪。

    段朝煜失魂落魄的走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心心念念的昭蕴此刻心里记挂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回去的路上,聂云葳一直阴着脸。

    明明她不过十六岁,生起气来阴郁的吓人。

    段朝煜看她的脸色黑得像锅灰,愣是没敢说一句话。

    他可是世子,镇南王府的小霸王,何曾这么窝囊过?

    回府后正好有人请段朝煜出去吃酒席,段朝煜巴不得似的跑了。

    晚上,他回来才想起来聂云葳还在生气。

    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聂云葳还是在翻她的药典和医案。

    那个,今日是我一时没能控制住,算是我违反了约定,日后我保证不再犯。

    聂云葳抬头,段朝煜发现她白天的怒气都不见了。那双眼睛清澈透亮,仿佛随时能滴出水来。

    无妨,今日之事在我意料之中,依世子的性格和定力,忍得住才算见了鬼。我并没有生气,只是,还是要做做样子给外人看的,否则也太不像夫妻了。

    乖乖,演戏呢?演得那么真,给他吓得真以为这丫头生气,不对,本来就不是他真正的妻子,气就气了吧,无所谓。

    可是,意料之中、忍得住算见了鬼是什么意思?

    段朝煜觉得每每被这丫头生气嘲讽的时候才是真的窝囊。

    正想发作,他看到聂云葳的影子投射在墙上是那么柔和,他意识到,她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姑娘啊。半年前刚刚丧母,无依无靠。

    他段朝煜自认平日绝对算得上是谦谦君子,不能对姑娘太过凶狠。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你好像很讨厌丞相夫人。

    聂云葳头都没抬一下,不是,

    段朝煜正要说她虚伪,就听见这姑娘接下来一句:

    不是讨厌,是恨。

    为什么?就算不是亲母,丞相夫人对你也应该不错吧,她可是京城有名的贤良淑德的典范呢。而且,看她把昭蕴教导的如此温婉善良就可看出她本人也是如此的吧。

    聂云葳终于抬头看他,几秒钟之后又低下了头。

    说了你也不懂。

    段朝煜皱着眉头摸摸鼻子,这是又被嫌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